全国5日过半输入病例由此口岸入境 7日将正式关闭


另一位曾参与非典疫苗研发的免疫学专家则向澎湃新闻表达了他的担忧。一方面,这次接种了疫苗的志愿者体内产生的抗体如果不能完成免疫,那么疫苗就很难通过有效性试验;即便合成了抗体,数量是否足够对抗病毒,也是未知数。

到4月6日,黑龙江省各地驰援该市的医务人员将集结完毕,总人数预计120余人

美国Moderna公司3月16日发布I期临床试验公告 Moderna公司官网截图

正因如此,S蛋白作为新冠病毒作恶的“凶器”,成为多种疫苗技术路线瞄准的突破口。

而病毒的不断发展和变化也为疫苗研发增添了难度系数。17年前,SARS在其出现次年的夏天悄然消失,之后再无踪迹,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疫苗的后期试验无法进行。

在3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曾表示,我国将坚持把疫苗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按照科学规律办事,对于疫苗的上市也有着严格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要求。

一位曾参与过非典疫苗研发的业内专家也向澎湃新闻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透露,在此前的研究中,以腺病毒作为疫苗载体时,出现过一些严重甚至长期副作用的产生。

为严控输入,绥芬河市与俄罗斯政府展开合作。该市人民政府曾发布公告称,3日黑龙江省口岸办公室与俄罗斯联邦国家政府机构项目建设和使用管理局符拉迪沃斯托克分局举行紧急会晤。

疫苗企业也纷纷响应。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统计,早在2月上旬,全国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工作的会员单位已达18家。

4月5日公布13例输入病例,均在4月1日乘坐SU1700和SU6281航班由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隔日经绥芬河口岸入境,均为中国籍;